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065.com

同学妳又坐过站

我是一个刚上手的公家的车司机,算是个新手菜鸟,已经开了将近两个拜。开
公家的车接泊每天上下班的上班族及上下课的学生是我的天职,不管刮风下雨,我
都得要载 乘客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我开车的路线总是会经过国家图书馆,所以乘客也大多是在校念书的学生,对
于莘莘学子们来说,我对他们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也常会因为他们而感受到他们年
轻的气息。

  既然是菜鸟,开车的班次自然就是老鸟不愿意开的时段,所以每每我都是最晚
下班,开最后一个班次。也因此我总是弄得很累才能回家休息。刚开始还好,如今
,我对这些老鸟也多所怨言,上晚班就算了,今天上午及下午还叫我补班,我简直
快累到翻车了。开车心情不好,服务品质自然就差。

  「老伯,请慢点上车,小心点。」

  「喂!年轻人,我又坐到你的车了。」

  「是啊!老伯!我们还真有缘。」

  这个老伯总是在这个时段同一个地点搭公家的车,他下的站只有三站,每次总会跟
我道谢后才下车。

  「谢谢!」

  「不客气!老伯请慢走。」

  以上这是第一个礼拜的情形。如今看到这个老伯上来,我可是没那么多耐心。

  「老伯!你快一点,我还要下班呢!」

  「啊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啰嗦!快下车啦!」

  「那你总得让我把两伞打开吧!」

  「谁理你啊!快下车。」

  那位老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才下了车,。我才没给他开伞浪费我时间的机会,
关上了门,又要开往下一个站。由于时间已是近十一点左右,所以车上的乘客也特
别的稀少,也特别冷清,而我也已经是累到翻天,想要快点回起站休息。

  外面正下著雨,而车子不久便要在国家图书馆的站停靠,快到站之前,我已经
看见她了,不过她没带雨具,她也没特别遮雨,只是任凭雨水淋在她身上,我开了
门,让她上了车。我看著她全身湿淋地上了车,头发都淋湿了。

  她总是坐在中间第一个双人座位,而且上车之后总是倒头大睡,睡得不醒人事
。每一次都是我叫她起床。她留著及肩的长发,长得极为漂亮,但我总是看她睡觉
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长,所以我都叫她「公家的车上的睡美人」。

  有她相陪,我心情确实好过些,不过她始终没看我一眼,上了车就是闭上眼睛
大睡,两个礼拜都这样,今天我心情怀透了,透过后照镜看到她不理人像往常一样
上车就睡,我的心情又低沉了起来。

  中间站还有一些人上下车,不过为数不过十个人次,车子花了大概三十分钟不
到便即将抵达终点站,而我见她还是像平常一样始终没下车,睡得很熟,好像我是
她佣人一样,总是要我叫她起床,我辛苦注意路况开车,她安安稳稳地睡到站还未
醒,啥米态度??!心情超不悦,车子开到起圪站,我将车子驶进停靠处后,便将
车上的灯全部关上,车门也关上,手刹车一拉,安全带一松,便离开驾驶座往她的
座位走去。

  「同学!终点站啰!」

  我这一声并没有叫醒她,便用手轻拍她的肩膀,

  「同学!最后一站啰!妳快醒醒吧!」

  这会儿她才从睡梦中清醒,揉揉她那睡眼惺忪的双眼,

  「是吗……我又坐过站了吗??」

  「是啊!妳要在哪里下?!」

  「xx社区下车。」

  「那好吧!我正要下班,坐我的机车,我送妳回去。」

  她无奈地点点头。我回到驾驶座开回公家的车的休息起站后,便带她下了车,来到
我机车旁,让她坐上我的后座,并递给她一顶安全帽,等她乖乖地扣上安全帽后,
我便朝她的家迈进。

  这是之前的情形,今天我老大疲气没那么好,又想要我做白工啊!之前,她每
次一上车后几乎都是相同的情况,若是没经过我叫醒她,她十次总有九次会睡过站
,后来我都会好心的提醒她下车她才能在她要下车的站下车。

  但对于我来说,要我经常送她回家,这简直是一种负担,她又不是我的谁!一
个高中女学生,书念得这么勤奋,总是要搭最后一班公家的车回家,就应该知道治安不
好,不是天天可以这样。何况…她确实长得比一般高中女生漂亮好几倍,如今落到
我手里,正好我今天正想找人发泄,美人,妳今天的运气是差了些。

  此时车内的光线靠得是外头行人道上水银灯照射,她安稳地睡著,睡得不醒人
事,而我看著她清新可人的脸庞,心生欲念,加上她因下雨而淋湿的校服上衣,里
头的胸衣已清晰可见,黑色的裙摆盖不到膝上,因为她有一双修长的大腿,这让我
再也无法拥有理智,精虫瞬间上脑。

  我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将她移至后座宽厂的位置,她的头因为我抱在怀中而
偏向另一边,不过她仍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见她睡得深沉,用手抚摸她皎好如明星般的脸蛋,越看越喜欢,真的是太美
了,我的嘴忍不住地吻住她的红唇,而我的手也没有松懈,迅速地解开她上衣的钮
扣,便见到一对挺立的胸部被粉红色的胸衣衬托住,我看得脸红心跳,我的两只手
饥渴地握住她那完美的双峰,不断地画圆,而我的下体此刻硬挺而出,靠在她两腿
之间,并且隔著她的百折裙抵著她的私处,不停地上下磨蹭。

  我揭开她的胸衣往上翻,看见她稚嫩的粉色蓓蕾,忍不住俯身用口直接吸吮著
,接著用舌尖轻触、轻舔,她的蓓蕾受不了我的挑逗而激突,这时我用牙齿在她的
蓓蕾上轻咬著,舌头也跟抵著她渐红的蓓蕾。

  接著我的手移了下去,两手翻开她的黑色的百折裙,里头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
,我伸手摸向她有些股起的私处,并用手掰开来,发现她下体正塞著一块卫生棉,
我替她取了下来,并用微弱的光线看著上头有著月经已干的颜色,我轻舔了一下,
并用鼻子一嗅,多么清新的味道,更让我的欲望高张到无止尽。

  我放下她的卫生棉,两手掰开她的私处,属于高中女生的鲜红色在暗淡的灯光
下更为鲜明,我用右手的中指轻轻地向内探,才进入不到一个指节就难以进入,我
明白她还是处女,不想这时就破坏掉,在她的阴道口外头抚摸扣弄几下后,我便用
舌头轻舔,接著用嘴巴凑上去吸吮著她的阴道,她不自觉地发出了闷哼及呻呤,不
过仍是睡得很熟。我这些兴动无非是想让她的阴道有湿润感,好让我等会儿好好地
抽插她的阴道。

  当我感觉到差不多的时候,这时我掏出已硬挺许久的肉棒,慢慢地靠近她的阴
道口内,轻轻地用龟头碰触她的阴道口,在外头不断地环绕著她的阴道口。而我用
手指探她的阴道口周围,并到达她的阴蒂位置,开始轻轻揉捏,好让她的甬道内更
加湿润。当我觉得该是时候了,便将她的身体扶正,双手拉开她的双腿向外掰开,
好让我更能进入她的阴道,就这样,我慢慢地进入,深怕会把她吵醒,龟头进入不
到一半,却发现行不通,她处子之身让我的龟头前方有了障碍,我当然兴奋,我让
她的两只手臂靠在我肩上,我的手顺势将她环环抱住她的腰及臀部,我的肉棒并未
离开她的阴道口,身体向前倾并让她的头及上半部的背倚著座位的椅背,而我的膝
正抵著椅子的边缘,待我调整好姿势后便用全身的力量一股作气大力地向她的阴道
进入,果然整个肉棒直捣黄龙般地进去,让她的阴道口直接抵到我肉棒的根部,我
用力向下顶至她到最深处,不过她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看见我在她的身体上面
,等到她的直觉有了反应,身体告诉她很痛她才高分贝地嘶喊道:

  「啊…………好痛……。」

  我知道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只是喊出她心里的感觉,等到她不可思议有人正抱
著她,明白她的阴道正被一个人的肉棒插入后才深觉有异状,这时她感受到下体的
胀痛是非比寻常的,这才知道要反抗,用手开始对我的背锤打,并对我吼道:

  「大叔!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她的脚没经验的不断向外踢,只是她踢的只是空气,毕竟没有经验,不知怎么
抗拒我对她的侵犯,虽然她想推开我,可是一个高中女生如何能抵挡中年男子的力
量,只能不断地哭泣道:

  「放开我…求你放开我…救命啊!」

  我并没有对她说什么,也不管她是否愿意,用力地并继续大力地向她的阴道内
抽插,每一次的深入都是我最用力的插入,直顶她最深处,尽管她的声音从喊声变
成了叫声,毕竟我门窗早已锁紧,密不通风,而且公家的车的起站设立之处极为偏僻,
根本不会有人听见,她的叫声、她的救命声,任凭她怎么喊都不会有人听见。

  到了最后,她的喊声只能无助地变成了呻呤声,不断地深呼吸,因为我每一次
的抽送都极为大力,让她生平的第一次就感觉到上气不接下气,不仅仅是疼,而且
是痛到无法呼吸,嘴里也不断地讨饶道:

  「放了我吧!…不要……喔…好痛…恩……恩…喔……不要…」

  大概是她阴道太过紧实,我抽插了十分钟就想要射精,我停了一会儿,将她的
双腿并拢后便继续地抽插,之后向前推并用力冲刺。她大概是意识到我快要射精了
,便要求道:

  「大叔,求求你,别射在里面好不好,我不想当学生就做未婚妈妈。」

  我当然没有答应她,我决心要找人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而且竟然已经决定要
做,就做个彻底,反正如果东窗事发后都是会判重型,不如就一次爽个够。

  我再度扶住她的腰,用力冲撞她的阴部,她也不住地喊疼,最后热呼呼的精液
冲进了她的甬道并直达子宫,而她正无助地流泪不停并道:

  「不……不……,不要……不可以…」

  看著她像个泪人儿,我一点也没有要放开她,而此刻她的阴道内有一股血红色
的液体从阴道内向外溢出,我知道我的精液正夹杂她的淫液灌满了她整个阴道,让
我又有想要再一次侵略她的念头。

  我看后头的座位是三个座位连在一起,我让她的身子横坐在座位上,自已也跪
坐上了这个座位,抬起她两个修长的大腿放至自己的腰上,肉棒又再次进入她的阴
道。

  这会儿她清楚地感受当我肉棒一进入她的阴道,她的疼痛便开始在她身上流窜


  「啊!………痛…大叔!你饶了我吧!」

  我仍然是不予以理会,全身压向她,并亲吻著她的嘴唇,肉棒不停地在她阴道
内开挖并深入,我看著她挺立的双峰在我的抽插下不断地地起伏,整个脸又向下埋
进她的胸膛,真的是舒服极了,肉棒此刻更加硬挺,加快了抽送她的速度。本来以
为射了第一次后可以再持久些,可是她紧密的阴道并不允许,又让我很快有了要射
精的念头,我不断地加速并做最后的冲刺,终于又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她体内,
并用力顶至她的最深处,直到泄光为止才舍不得地拔了出来。

  我办完事后,坐在她旁边,她则是无力地摊在一旁,我替她扣上钮扣,并用手
将她阴道周围的落红血渍擦拭干净,并替她穿好内裤。

  她哭得好伤心,不断地锤打著我,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她旁边。
当晚,我又载她回家。到她家门口,她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而我也悻悻然地离开


  隔天,我仍然是开最后一个班次,到了国家图书馆的那一站我停车,门一开后
上车的人不是她,我关上了车门,正准备离开,忽然后照镜后方有一个人正挥著手
要我停车,我开了后门让她上了车,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手上还拎著一袋东
西。

  我见她缓步地朝我走进,我并没有开车,只是关上了后车门,她面无表情地看
著我,我只能带有忏悔的心情静静地望著她。

  没过多久,她忽然发出声音对我道:

  「大叔!饿了吗?!」

  我很错愕地回道:

  「有一点。」

  她举起拿在手上的一袋东西道:

  「这是我替你买的宵夜,快吃吧!」

  东西我接过手中后她就笑嘻嘻地坐在我的正后方,我问她道:

  「一样是在xx社区下车吗?」

  她这时摇摇头道:

  「不,我要在起站下。」

  我回过头来狐疑地看著她,她的答案是笑得很肯定。